首页 仙侠 飘零剑仙

第一卷 极西之地 166、必杀十三式

飘零剑仙 小篮提 2779 2020-09-22 08:35

  朱千羽慢条斯理的将两只手套戴在手上,眯着眼睛,很是享受的吸了口气,极其满足的道:“果然是云摱!带上它竟是连封印九品的力量都开始不稳了!看来要速战速决!玉珂,现在武器我不比你差,还多了雪花剑,你只有那把不知的神剑,何苦再继续撑着呢!”“话多必短命!”华玉珂冷笑道,刀剑交互,锋芒闪耀,很明显没有打算等朱千羽真正适应云摱手套。朱千羽面色划过一丝戏谑的表情,这就有用么?若是自己一个准九品能如此轻易的落败,那不如拿块豆腐去撞墙算了。七情斩!朱千羽比华玉珂更早进入七情宗,早年间就已经将这七情宗的镇门功法练到了很高的境界。领悟一情,入品;二情,入二品;三情,入三品境可越品战四品......悟六情,入六品;悟七情,入七品;越到后期,数情归一威力越大,越是难突破。五品时,四情归一就能战六品,六品修成五情归一便有了斩杀七品的实力,五情归一大圆满可战八品。六情归一入八品,六情归一大圆满入九品!入了九品才能探知更加强大的境界,七情归一!因此世人皆言,七情宗子弟决不能通过表面的品级来界定实力。而雪花剑,就如同星华剑之于林家,是为七情斩量身定做的最佳武器!而此时,雪花剑就在朱千羽的手中,那苍茫大雪的威势较之程三笑和朱经词何止千倍万倍,毫无疑问这是得悟七情,六情归一随时皆可大圆满的境界。陈剑匆有些迷茫的望着如同谪仙的朱千羽,轮回之力?对于这种特别熟悉的词汇,他依然回忆不出在哪里听过或者见过。朱经词撇撇嘴面露不屑。众人都震慑与朱千羽的大言不惭,哪里还会关注一个被众高手视作蝼蚁的小女孩儿的表情。华玉珂并没有扔掉那把普通的腰刀,反而将那把如梦如幻的长剑收了起来,而后抬眼看了看华凌,才轻声道:“千羽王上?那个老东西在几十年前遗失的儿子?看来你们还真谋划了不少岁月呢!”朱无忌脸上的悲恸渐消,往事如同潮水般灌入脑海。十五年前的朱千羽已经是八品,为何朱家遭逢劫难唯独他没有现身?那些潜伏的高手又是如何得知朱家人的秘密路径。又为何唐家能恰如其分的赶到,却惨遭灭门?一战,朱唐两门几乎高手尽失。他手中的流彩霞光簦陡然幻化出无尽彩霞,出乎众人意料的翻身攻向正在与丐宗宗主周通对峙的二人。朱家子弟,神兵在手!九九八十一根毒刺疯狂倾洒。淬不及防,刘德壮高月城慌忙拼死设防,却还是被那组成不同阵势扑来的大网盖了个严实,身负重创,战力大损,远远的避退逃走。一时间连同朱千羽都微感愕然,这个平时并不十分精于算计的弟弟竟有如此决断。心神大震之时,竟没有直接找正主拼命,而是朝两个最让人意想不到的目标偷袭。旁人想不到,刘德壮、高月城二人更是没有想到,堂堂八品、神兵、偷袭!朱无忌以询问的目光投降周通,无情出现在丐宗,或许他能知道些什么。周通微微叹息,对朱无忌道:“若不是看你们对那孩子百般维护,今天只怕丐宗也会完完本本的倒向华氏。十五年前,我赶到时已是一片狼藉,救下无情,那些人个个以特殊手段遮挡真容,没有认出来。因此,这些年丐宗与七情弟子多生嫌隙,我从不阻止。”“呵呵,天真。”朱千羽瞥了一眼朱无忌,脸上满是不屑,手中的雪花剑带出一股寒流,气浪形成巨大的锋芒,直接朝华玉珂笼罩而来。并没有太过去震惊于朱千羽那强大的锋刃,作为七情宗的天才人物,自幼受到特殊的磨练,华玉珂从来都不曾有过退缩和畏惧。手中两把武器,一把剑、一把刀。雪中,陈剑匆刻意的朝前走了几步,华玉珂的尘路剑散发出来的气息似乎在牵引着他的感知,没一丝气机的释放,似乎都在刻意的告知他。华玉珂静静的站着,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任由雪片从身边飘落。雪渐渐变得稀落,一片一片的雪花自动在华玉珂周围五丈范围化作雨滴,落地前变得杳无痕迹。风来,越来越多的雨滴在风中被甩落而出,范围越来越大,速度并不快,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之外细雨纷飞,渐渐清爽甘冽,再无寒意。陈剑匆感受着那融化雪片的温和,那温和扩散的方向越来越清晰的印在脑海中。华玉珂轻声道:“认真感悟!能记多少就记多少!”众人有些疑惑的看着被雾气漩涡围绕的华玉珂,到了现在留下的都是高手,那些雾气尚不足以阻挡这些人的视线。钝剑只是被高高举起,而那把腰刀却朝外抛射而出。陈剑匆的感知里,漩涡中突然迸射出巨大的尘路剑虚影,与雪花剑的锋芒迎面相撞。他微微疑惑的望着腰刀飞射的方向,感知中竟是没有那把腰刀的半点痕迹。“咦?”朱千羽亦是有些不解的看着迎面而来的腰刀,看的见,竟是感觉不到!他不敢迎接,略微挪了挪身子,左掌挥出猛烈的掌风,打算将那腰刀直接震飞出去。腰刀的轨迹虽然诡异,却还不足以伤到此时的朱千羽!在朱千羽的掌势下,腰刀朝外偏了丈许,变重新改变方向,绕着朱千羽飞快的回旋。“必杀十三式,还真有些门道!”朱千羽面色冷峻,有些吃惊的道。正在朱千羽打算再次出掌应对时,那腰刀竟是开始慢慢碎裂,直到碎成了众多尘片稀稀落落的落在朱千羽的身上。朱千羽正要击出的手掌微顿!随即,这个八品巅峰中的巅峰迅速朝外排除一股海啸似的飓风,那些粉末纷纷朝外消失的干干净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