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弹剑吟苍穹

第三卷:孤狼行 第一百一十八章:明争暗斗仙人跳

弹剑吟苍穹 微笑吟 5010 2020-09-06 21:23

  “甭废话了,我玉蝴蝶只是个小女人,不懂啥子歪瓜裂枣的大道理、大道义,我只晓得你个瓜娃子有胆来砸场,就得按规矩接我的招!”玉蝴蝶柳眉倒竖,俏丽的容颜上一片寒霜,直勾勾的盯着眼前满口仁义道德的柳影。柳影摸摸脑袋,好像有些不对哦,遇到这种不跟你讲道理,只和你说情绪的女人,老套路有些行不通了喂!念头急转中,顺口回应着:“打架?不合适吧,男女授受不亲,老少更非良配,万一碰着挨着小胖他姨,我可没法向胖子老爹交代。”“我交代个你爹!”随口胡诌,拖延时间的几句话,却无意中将玉蝴蝶激得满脸通红,跳着脚开骂,“你个轻浮瘪三,老娘闯荡江湖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嫩牛扬嘴敢啃剑齿草,裤裆开叉敢骑鹰嘴鸟!也不怕自己口水滴答硌坏了牙,毛没长齐啄掉了鸟……”我去!这一通半荤不素的怒骂可把一向嘴贱的柳影给骂晕了头,骂开了瓢!抱着头堵着耳朵后悔不已,早知道是这么个厉害角色招她干嘛呀!柳影和王胖子都不知道是怎么在这一通狂轰乱炸中存活下来的,只知道从浑浑噩噩中痛苦的清醒过来时,已经来到后院,被一群莺莺燕燕围在中间,老老实实的听着玉蝴蝶训着赌场规矩。“……仁义村蝴蝶赌坊规矩,应对来砸场者,两两对赌,场次不限;轮流出题,一方出题目,另一方出赌注,交替两场为一轮;直到一方彻底服输为止。”玉蝴蝶坐在椅子上,喝着香茗,挑眼看着不远处两个束手呆立的后生仔,心中好不愉快。“哼哼哼,跟老娘斗,你这些小瘪犊子还太嫩了点。”无视柳影高举的右手,玉蝴蝶头也不抬的继续说道:“服输的一方除了全副身家以外,还必须为赢的一方做一件事;而赢的一方除了可以提一个要求以外,我今天再加一注,”抬头白了一眼高举双手,不断摇晃抗议的柳影,再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路人甲王胖子,“还可以得到两个进入七大学院旁听的名额!”摇晃的双手顿时僵硬当场,柳影呆滞片刻,侧头看了看一副与己无关模样的小胖子,权衡良久,终于还是在这个巨大的诱惑面前低下了高昂的头颅,屈辱的呻吟道:“比赛生孩子可不能算。”“少说点怪话你死不了!”玉蝴蝶狠狠的瞪了一眼柳影,取过一根翠绿晶莹的烟袋,烟袋上雕刻着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身侧的姑娘连忙服侍着点燃烟卷,在迷蒙熏香的烟气中,玉蝴蝶的脸隐到了暗处。点燃烟卷之后的大姑娘转过身躯,站在了头牌,这一站,自然而果敢,仿佛这本就是最适合她的位置。大姑娘平凡而威严的脸庞上毫无表情,环视一圈,淡淡的宣布:“第一场,小七上。”取下面具之后,一直站在玉蝴蝶左边第七位的,有几分酷似柳叶儿的女孩自然就是小七了。小七听到大姑娘的安排后,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略显柔弱的美丽面容上却露出固执的表情:“第一场:猜数!我出题三道,你全部猜对就算你赢,猜错一道就算你输。”题目一出,尽皆愕然;玉蝴蝶的姐妹们愕然:小七性子一向刚烈,最重视公平二字,可这次出的题目,怎么却透着一股“欺负人”的味道?柳影也一阵愕然:我说你一个开赌场的,牌九骰子纸牌轮盘必定样样精通,却盯着已经输给我的猜数猛追,这性子也太刚了吧?柳影一阵无奈,好吧,你既然不服气我就打到你服气为止:“行,那就把刚才我赢的筹码全算这场的赌注吧。”小胖子立即屁颠屁颠的抱着还没捂热和的筹码跑到场子中间,仔细堆码整齐后,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跑到柳影身后。一群莺莺燕燕并不是全部知道刚才在场子里发生的事,此时听到柳影刻意重申的“我赢的筹码”几个字,才算是了然了前因后果。小七,居然已经输过了?!小七可不管姐妹们飘来的奇异眼光,从怀中取出一个香囊,高举过头,简单至极的蹦出一个字:“猜!”柳影有些无奈,如非必要,他可不想浪费自己的“七感”来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于是老老实实的说:“太远了,我看不清。”小七也不啰嗦,举着香囊迈步向前。“太远了!”“还是太远了!”“近一点啊!”“再近一点。”“我又不会吃了你,你躲什么呀?”看着已经几乎杵到眼前的香囊,再看着满脸怒容,却倔强得一言不发的小七,柳影童心大起,故意闭眼深吸一口气,嬉笑道:“好香~”就在小七银牙紧咬,血气冲头,忍不住要给这个登徒子一巴掌时,柳影睁眼轻吐:“4249。”小七一呆,转头看向大姑娘,面貌平凡的大姑娘微微点了点头。这本就是大姑娘给小七布置的功课,每天早上由她亲自往特制的香囊里数入砂砾,有多少自然一清二楚。小七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对方是真的知道,而不是猜测。心下一片惨然,自己苦练了这许多年,耗费了姐妹们众多的财力物力,却被一个吊儿郎当的登徒子轻易胜过。回转头来,小七冰冷的心感染了冰冷的容颜,平日里略显柔弱的瓜子脸上满是决然:“你猜我身体里有多少血?”言罢,不待柳影反应,掏出一把匕首狠狠插向自己的胸膛。在众姐妹的惊呼中,有3道身影飞奔而出,玉蝴蝶手中的烟杆也如离弦之箭脱手飞出,可是,距离过远,小七又是个刚烈至极的性子,旁人再快哪有小七自己的手快!“嘭!”小七一掌拍到自己高耸的心口上,将自己拍得向后一个趔趄,脸色一白,胸口两团云彩接连晃动,却奇怪的没感到什么疼痛。柳影高举双手,右手食中二指夹着一柄匕首,一边后退一边高声大叫:“我猜你身体里没有血,冰肌玉骨的仙女怎么可能有血?那是咱这些凡夫俗子身体里的玩意儿,你们体内流的那叫仙气飘飘~”在柳影胡说八道的哈哈大笑声中,小七带着复杂的眼神被众姐妹扶回了队伍,听着对面传来玉蝴蝶急怒交加的大骂声,柳影暗自苦笑不已,这都是些什么事啊?不仅苦笑,还得安慰因为输了几十万筹码而失声痛哭的小胖子,那可是十足的真金白银啊!柳影拍着口吐白沫的胖子背脊,仰天无语,看来,不管什么时候,做人啊,都不能太自满了~尤其是在面对女人的时候!“第一场挑战:蝴蝶赌坊胜!轮换挑战者出题,请!”大姑娘刻板的声音远远传出,被关在院外听音的赌客们呼声一片,骂骂咧咧,开盘买赔的声音此起彼伏,竟然在盘外又开了新的赌局。小胖被激得一蹦八丈高,呵斥道:“无耻!这也算你们赢,要不是柳影心软,你们……”“赌场如战场,既然开了赌就得认赌服输,不论何种方法,只要不违反约定规则,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大姑娘面无表情,眼神中却满是戏虐,“有本事你也捅自己一刀赌赌?”“我……”王胖子哑口无言,低头看看自己肥硕的肚皮,再看看还挂在柳影指尖的匕首,想想还是算了,“好!算你狠,这次总该轮到我们出题了吧?”大姑娘翻了一个白眼,都懒得理他。柳影讪讪的小声提醒到:“人家都宣布了,说了‘请’的。”“哦,是吧?那就开始!”王胖子恶狠狠的捏着拳头,“把她们全部赢光光,衣服都不留一件!”“好吧,那你开始吧!”“我开始?开始什么?”“开始出题啊,你不是要把她们全部赢光光吗?”“我不会啊!不是你的赌局吗?”“什么我的赌局!明明是你把我背来这里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少爷,不带这样玩的,”胖子差点要哭了,“我可是你忠心耿耿的管家,我的钱,不,我替您管的钱可全在赌桌上了,赢不回来咱们可就破产了呀!”“破就破呗,有啥大不了的。”柳影倒是浑不在意,反正不是自己的积分。王胖子眼珠一转,提醒到:“少爷,您可别忘了,输的一方不仅是输掉全副身家,还得为对方做一件事,”小胖子不怀好意的朝那边的死鱼脸大姑娘努努嘴,“胖子我皮糙肉厚倒没啥,可万一别人要是看上你了,这可咋办?”“滚,”这种粗浅至极的激将法怎么可能让柳影上当,他转头看了对面一眼,勉强说道,“那到底赌点什么,你到是出个招啊?我又不怎么懂你们珈蓝星的门门道道。”两人在这里交头接耳,你推我闪的,终于惹烦了玉蝴蝶这个女汉子,刚小心的安慰了小七,基本没发泄的怒气直接劈头盖脸的冲着二人而来:“两个小兔崽子在干嘛?叽叽歪歪、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样!到底还赌不赌了?再不赌直接算你们输,都给我穿上女装到后堂接客去!”后堂?接客?我去!这下事情大条了。柳影和王胖子相互对视几眼,柳影无奈的摊摊手,小胖子只得舔着脸嬉笑道:“玉姨,要不,您帮我出道题吧,我们不会!”玉蝴蝶神情古怪的看向嬉皮笑脸的小胖,和一副无可无不可模样的柳影:“让敌人帮你们出题,输了你也认?”柳影无所谓的抓抓脸,淡然笑道:“反正都是玩嘛,了不起一起去接客啰~”玉蝴蝶这才踏实了,搞半天这两个臭小子压根没认真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