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花瓶女配开挂了

第六百一十章 值得

花瓶女配开挂了 弄雪天子 6919 2020-09-07 00:47

  高导演急得满头大汗,恨不能抓起周半仙的肩膀一通乱晃。周半仙:当他死了成不成?“高先生,胡家九娘的性子大家都清楚,今天找天王老爷来也没用,除非祖师爷降临,说不得能和九娘商讨一二。”但是让马道长因为这件事去请他们家祖师爷上身,他是当真有点不敢。被狐狸尾巴卡死的可怜工作人员,说不出话,只能涕泪横流,可怜巴巴地看过来。那小模样,真是见者惊心啊。“……你们剧组这两位,必是得罪死了九娘,哎,我劝你们一句,这会儿还是老老实实听天由命的好……”马道长摇摇头,“好歹能留个全尸。”他话音未落,忽然一愣,轻声道,“好香啊!”不光是马道长,连倒在地上好像半死不活的海大陆和他的白老鼠,都鼻子耸动,本能地吞咽口水。高导演顺着香气看过去,简直欲哭无泪:“杨玉英,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吃??”吧台一角,平时演员们用来熬煮汤水的地方,电饭煲正咕噜噜冒热气,杨玉英一手拿盖子,一手拿筷子,捞起一块吸饱了汤汁的鸡腿,轻轻嗅了嗅,含在口中咬了一口:“这鸡肉不错,从哪买的?孙婶,回头你加我微信,一只鸡是六十五对吧?我要两只。”这会儿自然没人敢回答她。其实剧组一干人也觉得这味道香得出奇。明明就是他们剧组后勤大妈随意从菜市场直接捉回来,让演员们炖汤喝的普通农家养殖的肉鸡。估计也是吃饲料长大的那种。唯一的好处只有一点,它是活的,养在笼子里每日精心喂养。杨玉英徐徐又开了一口电锅,锅一开,浓郁的猪肉香味扑鼻,居然让高导演为首的一干剧组工作人员稍稍舒缓了下情绪。“这猪肉也是养猪场的肉猪而已……吧。”高导演脑子里迷糊了下,竟没关注被狐狸尾巴卷走的同事,反而琢磨起猪肉来。现在大齐新农村改造,各位县令,父母官大人早就要求卫生要达标,村子里想卫生达标,养猪是不能养了。家家户户都养几头大肥猪,还想干净?做什么美梦!现如今想吃到农家喂粮食,一年才能出栏的大肥猪,那可要花大价钱,寻常小老百姓,连普通猪肉都快买不起,哪里还敢胡思乱想?随着咕嘟咕嘟的声响,香气越来越浓郁,大厅里紧绷的的气氛竟莫名其妙地就开始扭转,还是很古怪,众人身上压力也不见减轻,甚至大家越发不敢去看那位红衣女子,总觉得看见她的脸,就有种自己已经被生吞活剥了的感觉,可恐惧竟在这样的香气中渐渐消散。高导演等一干普通的剧组成员,只是闻着鸡汤,猪肉,知道它们都很香。更多的是感觉有点荒唐。化妆师哽咽了声,她离杨玉英最近,颤抖着张口嘴巴劝道:“小祖宗,你可真行,这种时候了,煲哪门子汤?”她话一出,陡然大惊。只见红衣女狐狸猛地转头,一双漆黑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死了她,化妆师从狐狸眼里看出浓烈的仇恨之意。她顿时闭上嘴,心中忽然升起一点直觉:如果她再说下去,狐狸对她的仇恨值一定拔高到,超过狐狸尾巴底下那两人的地步。化妆师特怂地垂下头,只把自己当木头人。普通人终究感觉不到,但在场的修行之人和动物,一闻到这香气,就感觉自己像是八百年没吃过饭,饥饿感从灵魂深处向外翻涌。马道长甚至顶着胡九娘的压力,忍不住往杨玉英身边靠了好几步。本来装死的海大陆和白老鼠,更是不知不觉溜到杨玉英身边蹲下,顶着两口锅发呆。其中胡九娘却是反应最大的一个,她的五条尾巴早扔掉卷着的人,轻轻摇摆下来,落地竟化作小狐狸,迈着四方步走到杨玉英身前落座,耳朵一垂,双目闪亮,静悄悄地看着那口炖鸡的电饭煲。杨玉英伸手拿了亮片湿巾递过去:“擦擦爪子,洗一洗嘴巴,来,趁着鸡汤还要熬,你和我说说高导演这剧组,还有那我们这摄影师,造型师,到底做了什么招惹到你了?”“啊,哦。”红衣女哪里还想得起别的,眼睛里,心里只有那锅鸡汤,闻着香味,馋得口水横流,拿小爪子抓着湿巾擦了擦口水,反应了一会儿,脸上一黑,又是一尾巴甩出去,扑倒摄影师和造型师一通来回摩擦。两个人一声都不敢吭,显然也不是不心虚。胡九娘拿尾巴劈头盖脸地把这两个人打了一顿,气道:“让这厮自己说。”这两人都被折腾得魂游天外,摄影师喘了半天,才有气无力地苦笑:“是小乔他儿子。”小乔就是那位同样倒霉的造型师。“咱们开机拜神那天,小乔带了他儿子过来,小孩子不懂事,跳到供桌上去对着五大家的神位……浇了一泡童子尿。”众人:“……”这胡九娘闹得如此架势,仿佛山崩地裂一般,他们还以为摄影师两人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原来……马道长却是大惊失色:“我记得三百年前有个姓李的农夫嘴贱,骂一只经过他田边的狐狸长得忒丑,连皮毛都没人乐意要,胡家从此记下这个仇,折腾李家折腾了足三百年,每年李家都要闹一个月的狐狸。现在竟然有人敢,敢……”摄影师和造型师哇一声大哭。高导演小声道:“没想到狐狸还挺讲究,不找孩子麻烦,孩子作恶,大人倒霉?”“呵。”胡九娘慢吞吞转过头,盯了摄影师他们一眼。摄影师吞了口口水,低下头去。胡九娘冷冷地朝他裂开嘴,露出冰冷的牙来,又看了看杨玉英。杨玉英了然,笑道:“请你吃这一锅鸡肉,连汤都是你的。”她顿了下,对一干工作人员道,“咱们吃猪肉好了。”众人:“……”他们真没馋成这般,如今保住小命才是要紧。胡九娘充耳不闻,双眼死死盯着鸡汤,喉咙里呼噜呼噜的,至于猪肉,便是人们闻着也好,她却是不屑一顾。没办法,鸡是活鸡,猪肉却是冻猪肉,经过杨玉英的手,鸡肉蜕变,猪肉可差得远。普通人看不出区别,可一众修行人士的眼光毒辣的很。杨玉英夹出只鸡腿搁在碗里,递给胡九娘,胡九娘狭长的眼睛瞬间变得溜圆,也不顾烫,整张脸都埋到碗里。一口吃到嘴,胡九娘全身的毛发就蓬松开,大尾巴一甩一甩,来回甩动,整个大厅霎时间雨过天晴,浓云散去。摄影和造型两个人顿时松了口气,虚虚地扶着桌子坐下。胡九娘瞥了他们一眼,叼着鸡腿冷笑,含含糊糊地道:“你们以为这就没事?我吃这顿鸡,饶你们一命而已,哼,想就这般过去,做梦!”两个人屏住呼吸,谁也不敢吭声。额头上的冷汗唰唰落下来。当初造型师的儿子,咳咳,给烧鸡浇了一泡童子尿,旁边也有人说赶紧给撤换掉,要不然显得不恭敬。只是两个人没当回事,还开玩笑说,童子尿可是好东西,能当药,就是神仙吃上几口也无妨。当时周围还有几个演员和工作人员,背着导演应和者不少。就在那日,胡九娘途经附近,正好饿了,看到有诸多祭品,就随意跳上去吃了几口。她身为胡家的大小姐,在各地仙家中享有盛名,行事也多少有些肆无忌惮,别管谁家的贡品,吃也便吃了。谁知刚一入口,便觉不对,待她开了神通,略观因果,差点没把她给气死。胡九娘咯吱咯吱拼命嚼鸡骨头,吸掉骨髓,骨头渣也嚼烂了通通咽下去,一边嚼,一边阴测测地瞪着摄像师和造型师。她讲道理,小孩子不懂事,她不计较,但这帮明知道贡品被污,居然也不替换的混账玩意,她可绝对不放过。高导演:“……”这会儿他都想抄起扫帚把这俩货抽得连他们爹妈都不认得。你们要是舍不得那点贡品钱,你们说话啊!我不介意,我乐意掏腰包,哪怕再重新办一次祭神仪式也成。他奶奶的,知道停工一天,剧组得浪费多少资金?仪器租用不要钱的?别的不说,光大家伙的盒饭钱那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但现在说这些也无用,可高导演运气运了半天,想和狐仙说两句讨饶的话,但一对上狐仙狭长的,闪着幽幽冷光的眼睛,再看见它那一排尖牙,顿时腿肚子发软,只能拼命朝杨玉英使眼色。杨玉英轻笑:“慢点吃,这些还不算好,如果此次拍摄顺利,等我顺顺当当拿到工资,必要做一桌天下少见的美食来为大家庆功,胡家小姐到时候也来赴宴如何?”胡九娘的眼睛登时亮了。高导演也是大喜。杨玉英笑眯眯招呼其他人:“我炖了不少,刚才都闹累了,大家来填填肚子如何?”众人:“……”马道长和海大陆二话不说,就挤到桌前,哪怕胡九娘喉咙里呼噜呼噜地威胁他们,他们还是强装看不到,拿了碗递到杨玉英面前,眼巴巴地看着杨玉英给他们一人舀了一勺鸡汤来喝。就连胆子一丁点大的白老鼠也躲在海大陆怀里拼命吞咽。一勺鸡汤下肚,马道长就觉得拼着被恐吓一次,甚至冒着如他师叔祖一样被追得四处逃窜的危险来吃这口鸡汤,其实还是颇值得。多年来干涩的经脉好似得到滋养。头脑也越发清明。仿佛醍醐灌顶,无数经义在脑海中回荡,那感觉舒爽得不可思议。狐狸瞪了他几眼,听杨玉英笑道:“呐,还炖着一锅,全是你的。”胡九娘脸上露出满足,毛发柔顺地落下,眼睛也不禁眯起,收敛了眸中戾气,火红的皮毛着实又鲜亮又美丽。杨玉英顺手撸了把,颇舒服。胡九乖乖地把头扣在桌子上,略放低些,让她揉搓得更顺手。马道长:上一次敢动手撸狐狸的那位小师侄,现在还听不得‘狐’这个字,人和人果然是大不一样。一顿饭吃完,胡九娘终于吃得心满意足,扛着个巨大的食盒从窗户里一蹿而出,甩着尾巴跃上屋檐潇洒而去。高导演:“我的妈呀!”众人齐齐吐出口气。摄影师和造型师瑟瑟发抖:“应该是没事了,对吧?”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做这保证。高导演愁得不行:“这样的情况,你们两个就算现在离组……”“没用。”马道长摇摇头。海大陆也道:“我提个建议,老老实实留在剧组把这部剧拍完,我看胡九娘应该不太生气了,他们这些……脾气不定,难以揣测,你们还是不要自作聪明。”哎!再是艰难,戏还是要拍。高导演苦中作乐,轻声道:“最近这么一闹,咱们《魔法房子》的知名度还有所提升,也不全是坏事。”现在《魔法房子》可是在网上颇有些火爆的迹象。……苏凡是宫冥后援队的一个普普通通的追星少女。说起来,她们家宫名哥哥和别人家的很不一样,每年最多只拍两部电影,大部分时候一年只有一部作品,像什么综艺,那更是别想。别人家的偶像今天营业,他们家偶像连发微|博都和他们工作室公关人员似的。不过,苏凡还是每天起床睁眼第一件事,都去宫冥家各个站子打卡。这日她刚打开手机,就见群里的消息和爆炸了一样疯狂刷新,苏凡愣了下,顺手点了下链接——富丽堂皇的西洋古堡大厅,灯光闪烁,衣香鬓影。骤然间,巨大的吊扇斜飞而下,无数衣冠楚楚的宾客花容失色,失声尖叫。“哥哥!”他们家哥哥温柔的双眸里也仿佛流露出一丝恐惧。就在危机迎头的一刹那,沙发上端着茶杯喝茶的‘妈妈桑’一跃而起,竟轻盈得像只小鹿,吊扇落入在她掌心,就好似在人手掌中起舞的蝴蝶。苏凡心口扑通扑通狂跳不止。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