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第1159章 气笑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顾念.QD 4224 2020-09-16 11:39

  凤殊见它抓狂,好笑不已。

  “我也没有说不努力吧?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和君临好着呢,慢慢来就好。”

  梦梦翻了一个又一个白眼,“你这么敷衍的语气,不觉得太过分了吗?一点诚意都没有。就算你最后真的不会爱上君临,可你好歹要真心去尝试几次吧?对待真心,最好的方式难道不是同样回报真心吗?”

  它唠叨起来真的让凤殊自叹不如。

  “你为什么觉得打开天窗说亮话就不是真心的一种表现呢?

  因为感觉困难,不,是艰难,所以从一开始就将最坏的结果和君临说清楚,这难道就不是我的真心?他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从一开始就知道他要走的路是非常艰巨的,而且成功的希望微乎其微,然而他还是执意要走,因为心不由己。

  我以前以为他可以很简单就会放弃,毕竟他出身世家,就跟公子哥儿似的,将感情当做游戏来玩也是很正常的。可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始终如一,我现在对他总算是有一个比较深入的认识了,所以才觉得应该正面看待他对我的感情。

  也因为知道他的真诚,所以我打算和他维持婚姻,好好相处下去。这是他的真心,也是我的真心。如果我们两个没有这种真心,根本就走不到今天这个地步。

  梦梦,不要以为只有他在付出,而我只有承受或者说收获。任何一种关系,只要是成型的被双方认可的关系,在存续期间,双方都是有得有失的。只不过可能有一方付出的多一些,收获的少一些,另一方付出的少一些,收获的多一些。

  可是这也是要看在局中的两个人是怎么衡量这一段关系的。有时候在外人看来十分不般配的婚姻,完全失衡的婚姻,在当事双方看来却是恰到好处,是势均力敌。

  为什么?因为你情我愿,更因为你有你的难处,我有我的难处,而我能看到你的难处,你也能看到我的难处,与此同时,双方都愿意体谅与包容对方,连对方的难处都一起承受了。即便不能够解决掉难处,可共同面对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解决方式。

  因为这种行为抚慰了人心,更使得双方因为经历了同样的苦难伤痛,越发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巩固了彼此的关系。这种类似于正面反馈的东西越积越多,那么就会越来越认为对方可靠。

  君临和我吧,现在就走到了这种能够看到对方难处,也愿意一起承担各自和共同的难处的阶段。

  如果说一开始因为相遇的起因过于离奇诡异而对彼此抱有怀疑和不信任的敌对情绪,现在这种对立的心态已经完全扭转过来了。我们已经过了那个将对方当做敌人的节点,现在完完全全进入了合作共赢的状态。

  这一方面的事情,即便是君临,也知道我有在努力的。如果不是这样,他怎么可能会在我松口说不提离婚而是维持婚姻希望能够携手终老的时候这么高兴?

  他明白我是认真的,所以他才会觉得现在终于有了机会。即便凤山挑衅他,他也和我说他心里有底气。

  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做,他知道我不会做对不起婚姻的事情。他知道我现在并不爱他,也有可能永远不会爱上他,但因为许下了诺言,所以他相信我会忠实于婚姻。哪怕我不会许诺说忠实于他这个人,可是他也已经足够欢喜了。

  其实他是第一次真心喜欢上一个人,如果他曾经经历过热烈的爱情,就会知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即便处于热恋中,也容易见异思迁。有些人哪怕再无当初的爱恋,也依旧会信守承诺,忠诚于自己的选择,除非对方舍弃离开,否则绝对不会去做毁掉自己婚姻的事情。

  所有一切都是看人的。

  有些人不管别人如何做,但他就是忠于自己的选择,信守自己的承诺。有些人不管别人如何说,哪怕明知道过独木桥时会掉下无底的深渊,他依旧不愿意去走阳光道,更不爱走康庄大道。有些人到了黄河依旧不会心死,有些人却真的可以做到迷途知返,浪子回头金不换。

  君临觉得我很好,认为我是他想要的那种终生伴侣,我现在觉得他也是不错的配偶人选,是值得信赖并且也愿意给我依赖有能力让我依靠的人。在需要对方的时候,我们都愿意去为对方付出。

  即便没有孩子,以我们两个现在这种状态,也是很好的朋友了。啊,我应该说是唯一的最好的朋友吗?”

  梦梦无语得很。

  一会儿配偶人选,一会儿又是最好的朋友,这到底哪跟哪啊?

  “我以为你会说你师兄才是你最好的朋友。”

  凤殊耸了耸肩。

  “师兄是师兄,那是兄长,和朋友还是不一样的。”

  “男人是男人,这怎么和朋友一样?你难道会去睡你的异性朋友?不能吧?你只会去睡你的男人。”

  梦梦对她变来变去的说法嗤之以鼻。

  凤殊哑然失笑。

  这家伙说到底还是在为君临打抱不平。

  “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偏心君临呢?他有这么好吗?比我对你还要好?还是受了泡泡的影响?按理来说,你应该完全站在我这一边才对啊。”

  “我怎么不是站在你这一边了?要不是你跟所有人摊牌会继续你的婚姻,我会再次建议你努力一把?

  之前就已经劝过你了,结果你无动于衷,弄得我好心被当驴肝肺。结果谁能想到你见到凤山考虑没多久就决定还是君临更好,为了避免麻烦宁愿选择和君临继续婚姻?

  既然选择了继续,那就要做出实打实的努力来。

  不管是什么样的关系,都是要用心经营才能够开花结果的。你真以为有心就可以了?有心还要出力啊,天上可不会掉馅饼下来喂饱你。”

  梦梦最讨厌光说不练的人。

  凤殊无奈地扶额。

  “我不是在努力吗?承诺和他携手到老就是我的努力的表现之一啊。”

  “你真的蠢透了,凤殊。你如果真的对君临用心,真的有想过努力的话,你为什么来这里这么久了,都没有想过联系君临,告诉他你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你不觉得他会担心?不觉得他会想要知道你在这里做了什么?”

  梦梦恨铁不成钢。

  “第一,他知道我是跟着爱德加斯汀来帝国星舰的。安全自然没有问题。如果在帝国地盘上,皇帝都还不能保证我的安全问题,估计帝国本身的安全早就岌岌可危了。

  第二,他知道我姐夫是阿里奥斯,而皇帝最为重视自己唯一的弟弟,看在弟弟的面上,也不会对我做过分的事情。相反,如果我碰到认识问题,恐怕爱德加斯汀会想方设法帮我尽快处理。

  第三,在星舰上能做什么?吃喝拉撒睡,不外乎就是聊天,友好切磋,除了这两样还能有什么?

  第四,如果他真的担心,焦虑,他就会联系我。可是你看,直到现在他也没有主动联系我,说明什么?”

  凤殊当然明白君临心底多少还是会有一丝疑虑的,但是他也清楚有梦梦和凤山在,即便这里有危险,她的安全也不成问题。如果她的安全成问题,他要担心的可能就变成外域大局了。

  “说明他在等你主动联系他。男人有时候心里再焦虑,也还是会克制到底的。如果你心里有他,事情告一段落了,时机方便了,你自然会联系他。可是你到现在都没有想到要联系他,说明你心里根本就没有他。”

  梦梦理直气壮。

  它又不是没有见过恋爱中的情侣或夫妻。但凡感情好,那可是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的。即使过了热恋期,不那么如|胶|似|漆,有条件的话也还是会天天见面,再不济都天天通讯。可她倒好,现在明明可以联系君临聊聊天,居然愣是没这个想法。

  它一直眼带杀气地瞪着她,凤殊又不是木头人,自然知道它什么意思,顿时哭笑不得。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君临是你儿子,怎么心就偏成这样?”

  梦梦气呼呼道,“我要是有儿子你敢上?”

  凤殊扶额求饶,承认自己说错话了,最好还是乖乖地挂了通讯过去给君临。

  “聊完了?什么时候回来?”

  君临第一时间就接了。

  她不答反问,“你应该不会在等我的视频通讯吧?”

  “嗯,在等。想着你要是再不打过来,我就要打过去。”

  “听见没有?你这个没心肝的家伙,也就君临才会看上你。”

  梦梦觉得自己猜对了,很是高兴。

  凤殊将刚才的一番对话言简意赅地复述了一遍。

  “所以你没想我?”

  君临一本正经地秋后算账。

  “这才分开才多久,要是这就开始想的话,我恐怕就是个粘|人|精了。怎么,你喜欢小鸟依人的类型?我又不是温柔的人,你从一开始就知道的啊,怎么会喜欢我呢?”

  凤殊也是一本正经地和他就事论事。

  “就算不是粘|人|精,难道就不会想我?我可是你的丈夫。”

  听他使用“丈夫”这个早就在星际时代消失的词汇,凤殊愣了愣。

  “怎么?你不是说过‘一丈之内是为夫’?”

  “是,你记忆力还真的太好了,失敬失敬。”

  “所以,你想我了吗?”

  “现在想了,行了吗?”

  凤殊翻了一个白眼。

  君临看着她笑。

  “怎么样,交流得顺利吗?”

  “要是说不顺利,你会立刻过来吗?”

  原本还懒洋洋的家伙,立刻坐直了身体,“我叫上七姐立刻过去?”

  “过来干什么?难道以后我和谁聊天吵架了,你都要来搅和?”

  “搅和?你用的词语越发奇怪了啊。”

  君临看着她似笑非笑,“他没有为难你?”

  “不算为难。但的确有比较奇怪的吧,目前来说还好。”

  “什么奇怪的地方?”

  君临打算问个清楚。

  “这是他的秘密,所以没办法告诉你。”

  “他为什么要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你?”

  “因为我现在被他当做了亲妹妹。你不知道他有多搞笑。”

  尽管凤殊用开玩笑的语气这么作了回答,但君临显然还是起了戒备。

  “你以后还是和人保持距离吧。尤其是爱德加斯汀,他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对一个人这么热情的。整个宇宙,也就阿里奥斯才是他不会防备的人。别说你,就算他身边的心腹,他也不可能给予全然的真心。”

  凤殊无语。

  这人到底是吃醋了还是没吃醋啊?

  “我有师兄的,君四,你是不是忘记了这一点?对于我来说,我只有两个兄长。啊,他们俩算是娘家的,现在得算上君家的三位哥哥。”

  “所以你不可能将爱德加斯汀看成是自己的哥哥?”

  “已经叫大哥了,不过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叫的。”

  君临被她气笑了。

  “就算是迫不得已,你都这么称呼了,你觉得以后还会允许你改过来?”

  “也无所谓吧?不管怎么说,他的确是我姐夫的大哥没错。按照辈分年纪来算,私底下我的确应该叫他一声大哥。公开场合的话,当然不能这么称呼。要不然联邦还以为我带着你来投靠帝国了呢。”

  而且凤家的立场也不能不考虑。

  “有一句话叫做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了。称呼上的一点点小麻烦而已,怎么就不能坚持己见?”

  “你要是来了你就知道了,他真的让人难以抗拒啊。”

  “所以他让你做的事情你都会做?”

  君临眼光蓦地锐利起来。

  凤殊瞥了梦梦一眼,“所以说,你刚才为什么偏心于他?”

  梦梦反唇相讥,“所以说,你刚才为什么滔滔不绝地跟我说你和君临互相信任彼此依靠肯定可以携手终老?”

  君临闻言怔了怔,很快便放松下来。

  “我都听见了,老婆大人这是对我告白了?既然是对我的告白,为什么要对梦梦说?正主就在这里,该我听的话你是不是应该还给我,重新讲一遍?”

  凤殊受不了了,“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发疯?”

  “不想我发疯的话,要不就回来,要不就我过去,你选。”

  “我要是能回去早回去了。”

  “行,那就我过去。”

  “过来干什么?”

  让她哭笑不得的是,他已经利索地挂掉视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