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第1158章 努力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顾念.QD 4226 2020-09-16 11:39

  凤殊摸了摸鼻梁。

  “不管怎么说,和姐夫兄弟俩结的都是善缘,对吧?细枝末节的事情没必要计较,只要掌握了大局,别的都是小事,出错了也能够改正过来,或者干脆承担就好了。”

  “怎么承担?让别人误以为你是他孩子的妈妈?”

  “你说什么呢?”

  “万一你乌鸦嘴,真的是你姐的孩子怎么办?

  现在孩子都还没有成型,你已经用精神力和她打招呼了,难道你不知道精神力是可以影响到孩子长相的?越小时候开始越能够影响到。即便对外貌没有太多影响,但也一定会影响到她的精神力。

  你以为现在还是你原来的时代吗?这个时代精神力启蒙一般都是父母老师做的。

  一般家庭都是老师负责,有点实力的家庭孩子都是父母长辈负责,再厉害一点的,譬如世家皇室这种级别的,孩子都是还在娘胎里就开始精神力启蒙了。通常都是由祖父母或者父母使用精神力去和孩子接触,尽早开始让孩子和自己培养起亲近感来,出生之后就更快可以进入状态。”

  凤殊还真的被它的话给吓了一跳。

  “梦梦,你是不是在糊弄我?我怀三个孩子都没有这种事情,哪来这么夸张?”

  “那是因为你一开始不具备条件。第一胎的时候你身边也就你和凤昀,你比凤昀还要强一些。母亲和胎儿原本就连在一起的,只是没有和君临联结而已。第二胎的时候你们一直在一起,小世界也诞生了,所以也不需要再多此一举使用精神力去和胎儿互动。

  其实不单只君临,即便是我们几个,因为小世界的缘故,孩子也天生和我们亲近。他们直到现在也一直生活在小世界里,气息一直和我们都是相通的。”

  “如果是一直生活在一起,也是很容易受到影响,所以进而亲近起来是不是?那用精神力接触的话,就跟常常见面或者生活在一起一样?”

  凤殊觉得应该没有太大不同。

  “要只是一次也就算了,要是多次这样,持续时间太长的话,就会出问题了。”

  “不是说孩子总会有人用精神力启蒙的吗?那我也勉强算是半个长辈,给她提前精神力启蒙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吧?我也不可能一直留在帝国,怎么会和这孩子长久相处?”

  “你是不是忘了你姐夫希望你在帝国留一年的事情?”

  “我又没有答应。顶多一个月,没事的话我们就得走了。”

  “要是有事呢?”

  “要是有事,那就不清楚了,到时候才知道。怎么,难道你希望在帝国停留更多的时间?我可不希望帝国也出现那种糟糕的状态。”

  “现在要是出现了才好。糟糕的事情越早处理越好,要是总是隐而不现,拖的时间越长,将来处理起来越棘手。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尤其是坏事,在苗头刚起的时候就直接掐掉就可以了。”

  “怎么个可以法?要怎么做才好?”

  “你问我我问谁?”

  “你不是经验丰富吗?”

  “喂,我很多年都不理事了,你还想我怎样?我能够照顾好自己和鸿蒙,还有你就已经算是负责任了,别的责任和我一律没有关系。”

  梦梦怕她再说什么,踩了踩她的肩膀。

  “你怕什么?就算有事也不可能让你负责啊。”

  “你的安全我不需要负责?”

  “你也可以也不负责的啊。”

  这一次,她的脑袋挨了一爪子。

  “我们可是结契了啊。要是你有危险,岂不是变成我有危险?”

  “所以你看着办咯。”

  “你这个臭家伙,我就知道你会用这一招。总之,帝国就算有危险,也是提一提建议就好了,总归还是要帝国人自己去解决的事情,即便是凤家,也不会勉强自己出面的。”

  凤殊想了想,“如果情况到了非常危急的关头,凤家也不可能完全坐视不理。”

  “非常危急的关头?恐怕是宇宙末日了吧。虫族全面攻占人类生活的星域,那就是真的到了非常危急的关头了。”

  “对。这种几率暂时很低,对不对?所以我们不可能在帝国留太长时间的。一个月估计就是最长的了。”

  “一个月这兄弟俩会放你走吗?别说阿里奥斯了,我看皇帝本人就不愿意放人。他现在看起来好像对你非常感兴趣。”

  凤殊无语。

  “你能不能说点好话?”

  “什么好话?”

  “譬如正常一点的话。”

  “实话难道不是好话?”

  “你这家伙,难道真的要让君临乱吃醋?他会因为感受到威胁而暴躁起来的。你又不是不了解他。”

  梦梦嗤之以鼻,“我还真的不怎么了解君临。”

  “那就按我说的做,别说多余的话。”

  “这种事情最好还是直接和他说更好一些。要不然等到别人告诉他,你就死定了。男人不怕有别人来和他抢女人,怕的是自己的女人胳膊肘往外拐。”

  凤殊闻言哭笑不得。

  “你这家伙,越说越不像话了。难道我会背叛君临吗?

  我现在都没有谈情说爱的心情,能够维持好现在就很不错了。老实说,就凭君临的心意,还有几个孩子,我真的觉得没有男人更加适合做我的丈夫了。和他的婚姻我是一定要走到底的。凤山都够我们俩头疼的了,要是再加上别人,我和君临信任再强,也没有办法不产生龃龉啊。”

  梦梦真是受不了她的笨脑袋。

  “我只是在提醒你,不要理所当然地认为君临会永远对你用情至深。情感都会变化的,一瞬间就有可能会和某人堕入爱河,也有可能一瞬间就从魔怔的状态里清醒过来,迅速从你身边走开。

  如果你和他有相同的想法,两个人心意相通,感情能够生根发芽,又懂得经营,相互包容,就容易长久地持续下去。”

  凤殊哭笑不得。

  “我和他有相同的想法啊。我们都打算将这一场婚姻持续下去,好好地培养我们的孩子,给孩子一个好的成长的家庭。”

  “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他对你的感情。你难道不应该也回报他吗?”

  “感情的事情是勉强不来的。更何况,我现在对他的好感比以前要好得多。

  即便到最后我也不会爱他,但也会发展出足够的喜欢来,这已经足够我们将婚姻维持下去了。君临不是小孩,哪怕感情上没有任何经验,可是他的人生阅历已经足够丰富,他很清楚有些东西强求不来,更清楚努力过后就可以问心无愧。而不能努力的部分,也各自珍惜就好。”

  梦梦翻了一个白眼。

  这家伙本事真的非常特殊,总是让它生气。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想,但是我可以和你说的就是,感情这种东西,真的是变化无常的。你想要的话,最起码就要去努力。

  努力是你可以做到的事情,如果都不去尝试,又怎么知道不会发生?你要知道很多时候,人力都是没有办法胜天的,但是如果不努力的话,人类又有什么办法进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就是因为努力啊,人类才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克服环境,最终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

  你连最起码的努力都不愿意去做,你又能为君临做什么?”

  凤殊被它说的怔了怔。

  “我总觉得我们之间好像说的不是一回事。努力是没有办法解决感情的问题的,如果可以解决,那这个世间就不会有痴男怨女这种存在了。在有感情的情侣或者夫妻之间,可能需要努力,但萌发感情不是这样的。”

  “什么事情都是一样的,规律就是这样。

  就说我吧,虽然一度想要跟着凤初一去死,可是他希望我活下去,难道我真的能够违背他的意愿放弃自己的性命吗?我不能。可是活比死要更为艰难啊。他这个人可卑鄙了,选择了一死了之,还命令我要活下去,要寿终正寝才可以死。

  这是他给我的最后一道命令,我不能不遵守。然而你以为我想要活吗?

  我当时真的是恨不得立刻去死来着。后来很多年也没有办法有活下去的兴致和意志,一直都浑浑噩噩地等死。

  可能老天爷都看不过眼了吧,结果派了鸿蒙来气我。它小时候可疯癫了,比起凤初一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被它折腾得怒火中烧,所以不知不觉地跟着它上蹿下跳,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走出伤痛了。虽然没有忘记凤初一,可真的有好一阵子都没有怎么想起过他。

  因为这一点,我觉得自己就像是那些忘恩负义的人。可后来看着鸿蒙,又觉得自己也许也没有那么坏。毕竟人类世界也有一句老话,叫做不管发生了什么,人总是要往前看的。死去的人已经万事皆空,可是活着的人,总不能一直生活在死人的阴影里。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我就有意识地努力去忘记凤初一的死。尽管一直都没有能够做到,直到今天,也会因为想起他的死而伤心,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活过来了。我从他的死亡带给我的巨大阴影中走了出来。那些年如果不是因为有意识的努力,我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当然,鸿蒙对我的帮助也是很大的。如果没有它,我可能还要浪费好些年才能够有勇气慢慢地一步一步来。正因为它的出现,让我承担了家长的责任,所以我才这么快有了意愿和意志去摆脱从前的困境。

  你可以说这是两回事,可归根结底这都是同样的。很多事情看起来不可能,但只要努力,就会出现更大的可能。‘可能’这个词说的是什么?不确定性中的确定性的几率。”

  梦梦顿了顿,显然都被自己的说法给绕晕了,“反正不管怎么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看在君临对你诚心诚意的份上,你也应该投桃报李才对。别总是强调自己不会喜欢上他,更不会爱上他,你这种说法等于提前将可能性给扼杀了,直接告诉君临说此路不通,因为是绝路。但什么是绝路呢?

  哪怕是世间真实存在的绝境,也可以置之死地而后生。路都是人走出来的。

  无路可走的时候,努力就好了,迟早可以走出一条路来,无中生有不就是指的这个?啊,也是旧瓶装新酒。或者更加符合你们人类取向的说法,‘创新’。”

  凤殊无语得很。

  她和君临的婚姻怎么就和创新扯上关系了?他们的婚姻也和宇宙时代的万千夫妻一样,都普通得不得了啊。哪怕偶尔看起来有一些不平凡的经历,可是在更不平凡的人的生活中,这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换句话说,衡量基准改变的话,事情就很容易有不同的角度。那又怎么算得上是创新还是不创新呢?

  “人的立场不同,看法也不一样。君临和我是这一场婚姻的局内人,哪怕在旁观者眼里看起来再明白不过的事情,在我们局内人眼中,看到的就有可能不是那么一回事。”

  梦梦见她理直气壮地表示她有自己的立场,不由嗤笑一声。

  “我有说你的立场就完全没有道理吗?当然不是这样。我只是告诉你,在你的看法之外,还有别的看法。而且,无所谓对错。你的看法很好,我的看法也很不错。最起码,在很多人看来,两相比较的话,我的看法更定要更胜一筹。”

  凤殊没有想到它居然比自己还要激动。

  “梦梦,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像是吃了炸弹一样。”

  “因为你不在状态,所以我只好勉强自己给你一番小小的教训了。”

  哈,这难道只是小小的教训而已?

  凤殊扶额。

  “好好说话的话,也不会死的。”

  “喂,你这是在诅咒自己的同伴死掉吗?”

  “不,我只是实话实说。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改掉这种暴脾气吧。凤初一能够忍受你这么多年,脾气肯定很好。然而我可不是好脾气的人,正是因为脾气不怎么好,所以才会和君临这种臭脾气的家伙凑成一对了啊。”

  “只是让你尝试一下去努力而已,又不是让你去死。只不过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建议,你听得进去就试一试,听不进去就左耳进右耳出好了,难道我还能为难你不成?”

  没有想到凤殊会拿君临出来揶揄她自己,梦梦觉得她简直无可救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