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谁难受谁知道

第六百零九章 “野心”(二)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2110 2020-09-18 20:15

  “野心”未必就是一定要伤害别人的,很多时候维持“野心”伤害的、为难的其实是自己。

  …………………………

  听奶奶刘淑倩说的这些戚琪的经历,陆雨驰当然知道,只是他此前并没有多想这跟万茜茜异地打拼的区别,现在想想还真像奶奶说的那样。

  陆雨驰当年就听戚琪说过,当初戚琪大学毕业后到了一家4S店工作,真是想做简单的工作、过着简单的生活,将来在找一个简单的男人嫁了。然而戚琪的哥哥戚武却偷偷买下了那家4S店,明面上戚琪只是个销售,其实她当时的老板反倒成了他的员工。

  后来戚武暗中的安排败露了,戚琪也喜欢上了那份工作,于是顺理成章当上那家店的老板。戚琪向往的简单生活是没有了,经营娱乐公司的戚家却因此扩展了业务、进军了汽车行业。

  这说起来是戚琪的无奈,可是不也正像刘淑倩说的——她没有后顾之忧吗?

  听奶奶刘淑倩说到这里,不用奶奶再多做点拨,陆雨驰也明白万茜茜跟戚琪经历的区别了。

  万茜茜的家庭当然不算穷,却也谈不上多么殷实,跟戚武这种大富大贵更是没法比。而与戚琪本就是天津人、母亲和哥哥也不过是在一百多公里而已的北京不同,万茜茜是真可谓远走他乡。

  所以即便万茜茜的父母生活上能给漂泊在外的万茜茜一些支持的话,工作上也不可能像戚武对戚琪那样——戚琪去哪上班,直接把那家公司买下来、免得戚琪受气。而万茜茜工作的娱乐圈,环境更加复杂,在辛苦、受气的同时,由于自身性格和实际距离的原因恐怕也不想、也难以跟家人经常见面……

  陆雨驰一边听着奶奶刘淑倩的话,一边在心里默默赞同并补充着。而刘淑倩仍在说着,刚才说的是万茜茜和戚琪的不同,接下来她便解释起这种不同会造成的结果。

  戚琪的家庭大富大贵,所谓独自打拼——在生活和工作上也是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那么她就会比万茜茜更加脆弱吗?

  相信很多人会这么觉得,恐怕陆雨驰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陆雨驰会觉得奇怪,不明白怀孕后的戚琪为什么变得那么乐观、甚至变得调皮了,而经历坎坷、应该更坚强的万茜茜却显得非常的敏感且脆弱。

  刘淑倩觉得龙仲游分析的她们怀孕后的不同处境、不同心态是有道理的,却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她们最开始的不同选择和不同“野心”。

  戚琪选择的、向往的是风平浪静的状态,即便抛开家世,她也是个美丽、善良、独立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为什么非要找一个普通男人恋爱、结婚?她对异性真的一点都没有更高的追求吗?

  当然不是。如果是那样的话,在陆雨驰认识她之前,她应该是有男朋友的。优秀的不好找,普通的还找不到吗?

  戚琪不是不想找优秀的男人,她是由于自身经历,害怕优秀的男人把她向往的风平浪静生活状态破坏掉。父亲经商小有成绩之后就抛妻弃子了,哥哥经商大富大贵之后就三妻四妾了,她怕,却也期待着。

  由于怕,所以她最初跟陆雨驰分手了,由于期待,所以她还是接受了陆雨驰。她的运气还算可以,陆雨驰虽然花心,却不至做出抛妻弃子的事;陆雨驰也不会强迫她过不喜欢的生活,虽然他们的房子很大,却很少让她参与商业应酬,工作上更是岁她的喜好。

  正因为戚琪的“野心”就是风平浪静,她也一直有着风平浪静的生活、工作状态,没有后顾之忧的她也就不了解世间纷杂、人心险恶,所以她什么都不怕——或者说就不知道什么可怕,她怎么会脆弱呢?

  如果说她有什么难题是陆家和戚家都帮她解决不了的,那就是她的身体。有钱可以降低不健康概率、帮助治理健康问题,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那么自身患有很严重的心脏病却坚持要孩子,就是她最大的难题、也是最大的心愿。

  但由于她习惯了不怕,再加上母性本就是无畏的,她现在唯一信念就是自己的胎儿平安。她知道她的心情好坏会影响胎儿、也会影响将来顺利生产的概率,她当然会刻意保持好的心情了。这也是一种“野心”,但“野心”未必就是一定要伤害别人的,很多时候维持“野心”伤害的、为难的其实是自己。

  听到这里,陆雨驰在心里更加敬重、也更加心疼戚琪了。起码在自己的两个女人怀孕后,他更心疼的是万茜茜,因为万茜茜总是显得很脆弱,而对戚琪变得开朗活泼只是觉得好奇。甚至一直以来他对戚琪的心疼,也不过是戚琪嫁给了他这个渣男、还有个只顾着做生意的哥哥,戚琪夹在中间肯定不受委屈。

  现在陆雨驰才明白,脆弱固然是令人心疼的,但戚琪这种为了孩子刻意的乐观更值得心疼。戚琪不知道怕,不代表这个世界上的事不可怕,而陆雨驰要做的就是让戚琪永远都不知道怕。

  龙仲游在一旁瞟了一眼满脸惭愧的陆雨驰,就明白陆雨驰在想什么了。而他自己也在反思着,陆雨驰的纠结不是小题大做,就像奶奶刘淑倩说的——男人永远不懂女人,可是只有弄清楚女人真正想要的,才能给与女人真正的快乐。他却很少像陆雨驰这样去纠结陆晴霜的心理,只觉得陆晴霜跟他在一起已经很快乐了,对陆晴霜他是用情专一了,却少了些让陆晴霜更快乐的“野心”。

  陆雨驰能够听懂奶奶刘淑倩的话,龙仲游能看明白陆雨驰表情反应的内心,而刘淑倩又怎么会看不明白她的孙子、孙女婿此时的想法呢?她欣慰地笑了笑,却还在说着、说着万茜茜的问题。

  与戚琪向往风平浪静不同,万茜茜选择的、或者说被迫要走的路,要坎坷得多。不管万茜茜是出于喜好追求也罢、还是出于名利向往也罢,这都不是错,可她所选择的生活和工作的环境——要么乘风破浪、要么惊涛骇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